ca88

利好信号背后 AI创业者需要哪些政府支持?

2019-03-09 23:14

  10月31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和趋势举行第九次集体学习,再次强调了人工智能产业的战略性地位: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问题。

  股市之外,中国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人工智能企业:据官方披露,截至2018年5月8日,全国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达到4040家。这4000多家企业需要国家在政策层面给予哪些具体支持?

  一是缺乏科学布局,统筹规划。一方面,人工智能产业布局有同质化,重复建设倾向;另一方面,拔苗助长式地催化人工智能企业,缺乏人工智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

  二是中国原创技术发展需要国际合作。一方面,目前的国际环境对基础研究的合作,特别是与发达国家学术机构的深度合作,造成一定困扰;另一方面,目前中国走出国门的产业多集中在国有企业的重大基础设施,民营高科技企业还没有形成规模化出口落地。

  1、科学规划,布局人工智能发展。人工智能并不是一个独立产业,是能够帮助传统产业提高生产效率的技术,建议政府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帮助实体经济和传统产业的人工智能的升级改造上,为人工智能落地提供更多的场景。另外,人工智能发展需要更多行业标准的制定,综合性重点项目则需要更多专业规划,希望像商汤这样虽然年轻但具有专业实力的民营企业能够有机会参与诸如智慧城市整体规划、公安部智慧安防和智慧警务等政府项目中,为人工智能有序落地贡献自己的力量。

  2、鼓励国企与民企联手,推动国际合作。在学术合作方面,2018年2月,商汤与麻省理工学院(MIT)成立人工智能联盟。在上海,我们和MIT牵头正在同国际国内一流大学组建全球人工智能学术联盟。另外,人工智能企业可以助力中国企业在基础设施走出去的同时提高科技附加值。以商汤为例,通过与美国高通在智能芯片的全球战略合作,与日本本田在自动驾驶、与新加坡在智慧城市、与马来西亚在智能交通等领域的深度合作,积累了国际合作经验。我本人也受马来西亚马哈蒂尔总理的邀请成为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董事会董事,参与马来西亚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战略规划和产业升级部署。我们期待国家能够推动国企和民企合作出海,例如高科技企业与中交建在高铁、公路建设上紧密合作。以人工智能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对于从业者来讲,国家层面对人工智能的扶持肯定是好事。大的框架原则有了,接下来就是看怎么去阐释和执行。

  补贴在我看来不是一个好的做法。虽然我们也想拿到各地政府的补贴,但补贴一是效率低,二是有寻租空间。补贴没有按照市场进行配比,一些有运作能力的公司往往可以拿到更多补贴。关于怎么补,国家应该有个更系统的指导意见。

  具体到自动驾驶行业,目前各地普遍的方法是按照公司费用支出进行一定比例补贴,这可能让一些没有能力研发出可以上路的无人驾驶公司也能获得补贴,十年后再看,今天获得补贴的无人车公司可能有三分之二最终没有产品在运营。我认为,更好的方法应该是按照无人驾驶车辆实际上路的里程数补贴,这一里程也是可以监测的。

  在我看来,国家层面比较可行的方法是政府出资做大LP,通过市场化的基金去投资具体的项目。让一些有投资回报压力的专业VC去筛选项目,用市场化力量进行配比,这应该是效率最高的。

  我在回国创业之初也跟不少同僚交流过这一问题,高科技企业创业者可以通过上百种路径获得国家相关补助,包括我的公司也获得了某地人才引进计划的几百万资金。但从我个人的经历和理解来讲,政府没必要花这笔钱。

  高科技初创企业往往伴随着高风险,在这个前提下,政府机构一些扶助项目的指标还有改善的空间。相比较而言,市场化的投资机构对行业的判断研究更深刻,风控机制更好。

  高科技创业公司要有试错的机会,通过政府的帮助来降低试错成本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我不认可企业的主要利益来自政府方,我们更需要的是来自服务客户的认可。

  广东省在工业互联网方面有一个非常好的做法。广东省认可一些工业互联网服务商进入资源池,生产制造企业如果选择了政府认可的服务商,政府会通过提供服务券的方式帮助制造企业买单,而不是把补助直接提供给服务商本身。这在我看来是比较好的一个方式。

  10月31号的集体学习进一步从国家层面明确了人工智能发展战略,对整个大行业来说是利好消息。

  云天励飞最初创办的时候入选深圳孔雀计划,获得了一笔创业启动资金,近期还成功申报一项国家人工智能产业创新项目。政府的扶持一方面给了云天励飞资金补助,另一方面也是公司的信用背书,有助于业务拓展和产业生态合作,对云天励飞的帮助非常大。

  建议方面,希望政府层面能够在创新型项目申报方面,针对新型科技研发型企业做出一些政策性调整。比如目前很多创新项目申报都有一个硬性条件叫“设备原值”,是指设备投资占公司资产的比例。这可能更多是针对传统制造业或者是传统技术开发企业的衡量标准,对于云天励飞这种软性研发类企业来说,我们的设备原值投入一般是达不到要求的。

  智慧城市是云天励飞业务布局的重要一环,涉及的业务直接跟政府部门相关。对于这一类型业务,我们希望政府可以搭建一个更加开放的平台,让各方共建共享,项目适当向创新创业企业倾斜,而不是只面对大企业。

  人工智能本身是一个底层技术,必须跟业务落地领域相结合,抓住具体垂直领域的痛点需求。云天励飞在深圳龙岗区已经搭建了一套成熟的动态人像识别系统,我们也希望能够得到各地政府的扶持,把在龙岗的经验复制到更多区域。



相关阅读: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