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

2018科技公司图鉴:十大“网红”App的诞生与陨落

2019-03-29 09:41

  2018年,所有互联网人都真切感受到:流量红利消退,“插根扁担都会开花”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

  在这一年中,一款互联网产品的生命周期被缩短至半年,甚至一个月、半个月。2018年元旦,人们还在为直播答题的“百万奖金”疯狂,春节刚过,朋友圈就已悄悄流行起佛系养蛙;8月,投资人还在希冀子弹短信能和微信“掰一掰手腕”,11月,供应商已在高喊“别让罗永浩跑了”。

  在2019年伊始,新浪科技盘点了 2018十大”昙花一现“的移动应用(App)。一起来回顾一下,这些曾经被用户和资本疯狂追逐的App,它们是如何突然爆红?又是如何迅速淡出视野的?

  (“霸榜”指该软件在App store 免费榜排名前20的时间段,下同。)

  1月3日,王思聪一条微博把一款名为“冲顶大会”的App送上了热搜,并让直播答题这一模式引起关注。

  紧随其后,今日头条、映客直播、花椒直播纷纷响应,“撒币”成了新年热词,王思聪、周鸿祎、张一鸣、奉佑生等一众大佬争当“大撒币”。

  据刺猬公社统计,仅1月21日一天,各大平台直播答题总场次51场,总奖金额高达3749万元 ,单场参与人数最高突破400万。直播答题的风头一时无两。

  1月13日,花椒直播 “百万赢家”活动将香港、台湾作为国家列入答题,这次严重的错误事件立即引来网信办约谈,花椒直播被责令全面整改。

  此外,在直播答题引爆全网之际,市场上出现了搅局者,首先是搜狗、百度推出“答题外挂”,利用科技力量攻破的题库,然后是某些淘宝商家有模有样地兜售无限复活卡。市场的混乱,导致原来以益智、休闲为目的的直播答题,最终演变成了套路化的金钱游戏。

  行业乱象丛生,不仅打击了部分网友的答题积极性,同时也引来的监管部门的注意。

  2月14日,广电总局下发通知,要求直播答题平台必须具备视听节目直播资质、必须严格履行备案审核手续、必须具备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应的条件。这则通知给绝大部分直播答题平台判了“死刑”, 百万英雄等节目只能无奈宣布第一季提前结束。

  春节过后,搜狐旗下《知识英雄》、百度旗下《极速挑战》等直播答题节目陆续复活,不过,错失了“春节良机后,用户的新鲜感指数暴跌,直播答题再也没未现往日辉煌,而且,由于政策风险较大,各家都对直播答题望而却步,随着时间的推移,“2018年第一风口”也渐渐销声匿迹。

  锤子科技夏季发布会上,子弹短信横空出世。这款支持“语音输入、文字输出”的社交软件,从登场之初就被公众视作微信的挑战者和颠覆者。

  在罗永浩的名人效应和网友的好奇心驱使下,子弹短信迅速登上App Store 社交榜榜首,甚至触发了App Store防刷榜机制。据七麦数据显示,子弹短信共占据了App Store社交榜榜首13天,总榜首9天,总用户数更是在短短20天内突破750万。

  子弹短信的爆红一举洗刷了罗永浩四个多月前鸟巢发布会上的尴尬,在微博等平台上,罗永浩卖力为子弹短信摇旗呐喊,俨然成为子弹短信的“代言人”。

  然而,再好的开局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极速狂奔”的子弹短信很快遭到质疑,界面丑、、BUG多、无新意、闪退问题严重等问题频被吐槽。

  这些问题让子弹短信丢失了第一批宣传者和“自来水”,用户增长速度迅速趋缓。对于一款社交软件来说,700多万的用户量,远远无法构建社交生态,没有好友,就无法社交。试想一下,一款即时通讯类App如果无法社交,那么它离“死亡”还会远吗?

  子弹短信,也是罗永浩最后的辉煌。2018年11月,锤子科技被爆出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员工工资无法发放等负面,罗永浩迎来了“至暗时刻”。

  不过,在锤子科技的生死节点上,罗永浩依然寄希望于“子弹短信”,12月下旬,网友拍到罗永浩一行五人现身地点在中国移动南方基地,不久后,便传出子弹短信便要与曾经的QQ挑战者“飞信”合作的消息。12月29日,飞信在官方微博上祝福罗永浩以及锤子科技2019年一切顺利,质疑举动更是坐实了合作传言。

  飞信和子弹短信,两代腾讯挑战者若合体,会产生怎样的威力?2019年,我们一起期待。

  作为微信小游戏的开路先锋,“跳一跳”自诞生之日起就自带热度,2018年春节前后,跳一跳火遍大江南北,地铁上、电梯前、厕所里,到处充满着魔性的“跳一跳”的游戏音乐。

  根据微信之父张小龙在2018微信公开课上的说法,当时“跳一跳”的DAU已经超过了1亿。同时,“跳一跳”也开始尝试接广告,当时有消息称,NIKE公司线万,投资了“跳一跳”的一个方盒子,此外,麦当劳等品牌也都在“跳一跳”打起了天价广告。

  一切看起来都如此得完美,可是过了年,“跳一跳”突然就没有人气,玩的人越来越少,直至数月后完全销声匿迹。有人说,“跳一跳”这款小游戏技巧性较低,没有太多变化因素,吸引力无法长久。还有人说,“跳一跳”缺乏社交属性,只能一个人跳,太无聊(虽然后来开发了多人功能,但体验太差)。

  虽然“跳一跳”退出了江湖,但是经此一役,微信小游戏市场被打开,无数开发者开始关注小游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跳一跳”算是光荣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突然之间,一群自称“父亲”“母亲”的“空巢青年”们开始沉迷佛系养蛙,朋友圈“晒蛙”成为新时尚。

  这是一款很“奇葩”的游戏,不需要过多操作,不需要疯狂氪金,只需要在闲暇时,来园子里收收草,用收集来的草为青蛙购买外出旅行的食物和行李,然后就只能看着手机发呆了。

  就是这样一款“毫无营养”的静置类游戏,在没有官方中文的情况下登顶了App Store的榜首,并霸榜多日。数据显示,2018年1月该游戏ios端中国下载量超过3000万;在全球玩家的构成比例中,中国玩家占95%。

  然而,经历一个春节,这款“佛系游戏”的存在感就大大降低了。截止到二月末,“旅行青蛙”的百度搜索指数仅仅徘徊在两万左右, App Store免费游戏排行榜中也看不到这款日文游戏的影子。

  有言论称,这款游戏成也“佛系”败也“佛系”。用户可能会出于一时跟风或新鲜感的刺激下载来玩,但玩家们对于一款单调乏味的游戏是没有多少耐心的。

  不过,在2018年4月,阿里游戏还是宣布拿下旅行青蛙中国区独家代理权。但是,即使有阿里的加持,这款已经过气也只是在消息公布的前两天焕发了一丝生机,之后便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2017年上半年,美团便开始在南京测试运营打车业务,不过,由于受牌照问题影响,美团打车的的扩张进展一度停滞。

  2018年3月初,在南京测试了10个月的美团打车终于吹响进攻号角,宣布将在北京、上海等七个城市上线日,美团打车正式在上海站招募司机,并在北京站打出“报满20万人,马上就开始”的海报。

  此外,为了吸引更多司机、乘客加入,美团打车推出“注册司机前三个月零抽成”、“新用户1分钱打车”等福利,如此大规模的返利,自然让尝过“补贴战”甜头的用户热血沸腾,美团打车App的下载量呈指数级暴增,在进军上海站的第二日,美团打车便冲上了App store 免费榜前十,并且在沪首日总单量便突破15万。

  4月1日,滴滴外卖宣布在无锡试运营,作为新入局者,滴滴也采用“补贴”的方式开拓市场,在骑手招募令中,滴滴外卖宣称全职骑手月薪可达一万元,对用户拉新方面,滴滴推出首单立减20元、大比例满减等活动。“补贴战”的效果立竿见影,在无锡试运营3天后,滴滴宣称在当地市场份额已达到1/3。

  两个超级独角兽的对决,在无锡掀起了一场疯狂的外卖大战,这很快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4月11日,无锡市工商局联合无锡市公安局召开座谈会,要求美团、滴滴等停止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垄断的违法行为。

  座谈会后,各家补贴逐渐减少,大战也戛然而止。2018年4月末的一天,王兴更新了一条饭否,“兄弟登山,各自努力”,这预示着两家巨头的战斗逐渐趋缓,之后的几个月,美团也把主要精力放在IPO上,在招股书中,美团表示将逐渐停止对打车业务的市场投入。

  据极光大数据报告显示,补贴停止后,美团打车App多项指标持续走低,其乘客端日活数据相比峰值跌幅超41%,司机端日活跌幅更是超50%。

  就当美团打车逐渐被大家遗忘的时候,北京交通委突然发消息称,美团打车等3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了北京市网约车经营许可。

  停战半年,美团打车却悄悄拿下“京牌”,这则消息也让广大网友多了一丝希冀:网约车价格战会不会再次打响呢?

  2107年末,一款恋爱养成类游戏走红,仿佛一夜之间,所有人的朋友圈都只剩下了五种人:李泽言老婆、许墨老婆、周棋洛老婆、白起老婆以及没有玩《恋与制作人》的人。

  脸红!尖叫!氪金!无数少女陷入疯狂。2018年元旦当天,因为玩家人数暴增,《恋与制作人》一度瘫痪,导致游戏登上不去。而于此有关的话题,也接连登上微博热搜。火爆程度不亚于“吃鸡游戏”。

  《恋与制作人》是一款纯女性向的玛丽苏手游,游戏中的四位男主分别是:霸道总裁李泽言职业警察白起、知性教授许墨和超级巨星周棋洛。由于这四位男主的人设完美弥补了现实恋爱中的所有缺点,所以自然俘虏了大批女性玩家。

  《恋与制作人》是一款重氪金游戏,在游戏中,玩家如果要解锁更多技能、更快升级,就必须充值。有报道称,一女玩家为与“白起”在游戏中约会,连续氪金近4万人民币。

  没钱就没老公!这让很多理性的女性开始思考:为一个“纸片人”花这么多钱到底值不值!除此之外,《恋与制作人》也被大量用户吐槽,充完钱收不到的钻,幼稚掉线的剧情设置、有网连不上的服务器、设置毫无意义的关卡不久后,《恋与制作人》遭遇“春节广告门事件”,制作方对于玩家属性的误解,夸大,甚至是扭曲,直接导致游戏制作方叠纸网络成了众矢之的。之后《恋与制作人》热度开始呈现断崖式下降。

  2018年5月4日,《恋与制作人》又出现“梦心湖事件”,官方自私调整中奖概率,大量巅峰榜玩家与人民币玩家开始抗议,甚至申请退换充值费。这次事件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稻草,《恋与制作人》彻底被愤怒的“太太团”们抛弃,游戏彻底“凉凉”了。

  Zepeto被称为“升级版的QQ秀”,是韩国SNOW公司于2018年3月推出,9月进入中国市场,运营方面由“B612相机”团队负责。Zepeto最先是在小红书的社区中火爆起来。

  具体玩法:用户需要提供一张照片或者是直接拍摄面部图像,通过五官识别和表情读取,Zepeto会生成一个“貌似”用户本人的3D虚拟形象。除了“捏脸”游戏本身外,Zepeto增添了社交和氪金(充值)两大功能。

  社交方面,Zepeto提供了类似于“探探”的左右滑动功能,用户可以看到陌生人的虚拟形象和房间,选择是否关注、私聊他,进行陌生人社交。另外,每个Zepeto用户会拥有一个识别码,好友可以通过识别码关注自己的朋友,形成熟人社交。

  氪金方面,Zepeto推出购物商城,若用户想要一套“炫酷”的装扮,则需要充值金币进行购买。

  从QQ秀,到脸萌,再到魔漫相机,前辈经验证明,主打“换装”的工具类App打不了持久战,当用户的新鲜感褪去,App的关注度会迅速下降,直至最后被遗忘。所以,Zepeto增添社交和氪金功能。一方面是要保证留存率,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尽快变现。

  所谓人红是非多。在Zepeto爆火后,就一直负面不断,首先是有网友反映, Zepeto频频出现死机、卡顿,使用体验极其不佳。没过多久,又有网友爆料称,Zepeto其实是一种窃听软件,在开启软件时,它可以追踪和记录用户的隐私。而Zepeto方面只对“卡顿”做了回应,称服务器不在国内,之后会进行优化。对于“涉嫌窃听”一事,Zepeto则置之不理。

  在App store中,Zepeto被归类在社交领域,然而在这一领域,有腾讯这座大山挡路,任何一款社交产品,想要突围,都难如登天。

  Zepeto从爆火到现在,也才过去一个月时间,虽然如今热度急剧下降,但要说它“凉凉”还为时过早,所以Zepeto未来到底怎么样,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2018年2月,抖音上出现了大批主播在刷《物理弹球》的现象,在主播们的安利下,普通网友也迷上了这款操作简单、风格鲜明的休闲游戏,掀起了一股“弹球热”风潮。在4月中旬,《物理弹球》一度冲上App store免费榜前三名。

  除了手游大热之外,《物理弹球》也被腾讯官方开发成小游戏,这款小游戏也在上线不久后迅速占据了热玩榜的前列位置。

  《物理弹球》爆火之后,市场上出现了数款“山寨弹球”,导致正版游戏被分流。此外,弹球游戏玩法很简单,大量玩家“尝鲜”后就束之高阁,游戏热度也就逐渐冷却。

  “蹭”着电视剧的热度,魔晶App上线两天便登上App Store社交榜单第二名,媒体的报道和风投的邀约接踵而至。

  魔晶App是一款基于电子邮件协议的聊天软件,准确来说,这款软件其实就是“MailTime简信”换了个马甲重新上线,创始人黄何也表示,这原本是一个无心插柳的行为,却没想到会这么火。

  由于开发团队准备不足,当大量用户涌入后,魔晶服务器由于无法承载,接连两天处于瘫痪中,大量新增用户被“拒之门外”,无法登陆体验。

  此外,由于国内用户并没有养成使用邮件进行日常交流的习惯,所以魔晶App以邮件切入社交的定位,在大陆市场难免水土不服,很多奔着《创业时代》而来的剧迷,在下载尝鲜后,很快便漠然置之。

  2018年5月下旬,一款名叫“甜蜜定制”的社交软件突然遭到媒体的集体炮轰,理由是这款软件是“宣扬物化女性的色情App”、是“披着社交外衣的软件”

  色情、这些“淫秽”文字的刺激下,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纷纷尝试下载体验。5月21日,甜蜜定制挤下微信、QQ、探探、微博,直升765名,登顶中国区App Store社交应用排行榜。

  甜蜜定制最初于2006年成立于美国。主要功能是进行“钱色交易”,平台将用户分为两类人:魅力甜心和成功人士。当用户注册时,必须在这两个角色之间选择一种,如果用户选择了“魅力甜心”,就需要填写年龄、体型、种族、身高、教育程度、职业等;如果选择了“成功人士”,则要额外填写净资产和年净收入,起步金额分别为60万和30万人民币。

  这种明目张胆宣扬“约P”的软件,在中国注定不能长久。5月21日下午,甜蜜定制官方微信公号酒因违规被封,微信账号主体公司“娱发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也被市监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5月25日下午,“甜蜜定制”正式从App Store下架。

  回顾2018年,这是充满变化与考验的一年。监管部门重拳整治、游戏版号暂停审核、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诸多“利空”导致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新商机、新模式越来越少。

  新浪科技发现,这些App都具有瞬间吸引眼球的能力,要么是名人效应带动、要么是与当下热点契合、要么是刚好get到年轻人的喜,可以说,这些App自打出生起就“自带热点”。

  另一方面,这些App都扎根在社交、娱乐、电商这种流量大、见效快的赛道。在10款App中,有5款属于游戏类,4款属于社交类。

  然而,App行业从来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即使出身优越,也不能保证未来高枕无忧。

  上述10款App,目标用户多为年轻群体,这类群体拥有很强的好奇心,这会驱使他们去尝试新奇,去追捧热点,所以“网红”App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燎原之势。但是,好奇心同时也会让人喜新厌旧,当年轻用户们对产品熟悉后,最初的“趣味性”会大打折扣,如果这个时候产品还没有真正进入到用户的日常生活,那就能可能沦为“月抛”软件。

  2018既成往事,2019值得期许,5G、AR/VR、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全面屏等新技术趋于成熟,在新生产力的驱动下,将会有一批又一批“新种子”生根发芽。它们中有多少能长成参天大树?又有多少是昙花一现?



相关阅读: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