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

涞源反杀案一家三口提交国家赔偿104万 检方警方已接收申请书

2019-04-04 07:20

  最近,“家电界的爱马仕”、中产阶级必备、英女王和乔布斯都爱用的品牌——戴森Dyson又发新品了。

  3月27日,戴森在北京正式发布了一款无绳吸尘器Dyson V11 Absolute。从外观上看,V11与上一代V10相差不大。内部的硬件升级主要来自于V11数码马达,据介绍它能产生更强劲的吸力,比戴森V10无绳吸尘器提高了40%;同时,V11的电池是目前戴森吸尘器中性能最好的,地面运行时间可以持续60分钟。

  和上一代产品相比,戴森V11无声吸尘器的升级主要来自于软件层面——变得更加智能了。

  其中最大的特点在于,吸尘器靠近手柄的顶端第一次多了一块液晶屏幕。屏幕可以实时报告机器性能状态,包括剩余运行时间、当前清洁模式、滤网保养和堵塞排除指引。按计划,戴森V11 Absolute无绳吸尘器将会在3月28日在各个官方渠道出售,价格为5490元。

  第二款新品是早在去年就已经在国内率先发布的戴森LightCycle台灯,这是一台90名工程师耗时2年研发而成的新品,符合人体工学的升降结构能通过单指调整灯光的角度和高低。

  跟上一代产品一样,一横一竖粗暴简单几乎都没有个台灯该有的样子,设计灵感来源于塔吊。发明者是老戴森的儿子Jake Dyson。

  LightCycle最大的功能在于能够通过时间、日期以及GPU位置自动改变台灯的色温和亮度,同时使之更符合你的生物钟。

  根据全球各地的经纬度,戴森收集了超过100万次的自然日光环境数据,只要台灯连接应用程序获得地理位置和时间信息,就能根据当地的日照情况提供最适合人眼使用的灯光色温和亮度。

  “坐标系”造型,自带阻尼的横竖滑轨,可以360度无死角地调整台灯的照明高度和方向。

  满足更多使用场景,比如设计师画图用的冷光、防闪烁、防眩、护眼作业等模式。

  Lightcycle的最长使用时间为60年左右(以每天使用8小时计算)。也就是说,如果20岁买了这盏灯,它刚好可以用到和你一起挂掉。

  Lightcycle台灯款价格3,990元,落地灯5,990元,目前国内已经正式开卖。

  风也被戴森玩出了花样。在戴森发布的视频中,气球竟然可以顺着风和气流在旋转楼梯上攀跑,还可以准确无误地溜进管道,可想而知戴森有多“懂”风。

  Pure Cool Me的造型像一个高科技垃圾桶,但其实是一台风扇。它的设计初衷无疑是解决家庭成员间使用风扇的不同需求。

  这款产品比之前的“Pure Cool”只多了个“Me”,却充分体现了个性化定制的细节——一台机器专门只为单人服务。

  试想想,两夫妻躺在床上,一个冷得裹紧被子,另一个希望空调再调低一点。一般的空调和风扇,都无法解决这个影响到夫妻和谐的问题。

  Pure Cool Me顶部是半球体的设计,开启后气流从两侧出风口输送后,会汇聚在球体中心点流动,并向上方投射。因此,只有在它面前,你才会感受到凉风吹来,其余地方统统不受干扰。哪怕你平躺在床上,也可以把机器放在床头,调整出风的角度,让它只吹到一个人。只要轻轻接触球形的凸面,就能实现70度的角度调整,操作方便。

  你也可以通过遥控器进行风量调节和设置定时,机器正下方的圆形显示屏,能够设置定时功能。即使机器离人体很近,风速调的很大,也能保证出风状态很柔和,不会给人冷飕飕的感觉。

  Pure Cool Me还有一定的空净能力。内置PM0.1滤网,能够净化99.97%空气里的小至PM0.1的悬浮颗粒物。机身藏着的活性炭成分,也能赶走空气中的异味。

  上世纪90年代,戴森吸尘器在美售价高达450美元,其价格是对手产品价格的三倍,但它仍然在美国刮起了一阵“戴森旋风”。一项统计表明,戴森吸尘器的主要购买者来自于美国中产阶级家庭主妇。

  戴森本人也曾自豪地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凭借长相如此另类的一个产品,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为美国市场同类产品中的龙头老大,实在让人惊讶不已。”

  詹姆斯·戴森作为无袋真空吸尘器的发明者,在其公司在2018年创纪录的盈利后,现在已经是英国最富有的人,其财富一年内增加了约30亿美元,至138亿美元。

  很多人认为,戴森在家电业的成功得益于其产品时尚、前沿的设计感,但事实上,能够领先竞争对手的真正核心——在于该公司在产品研发上的高额投入。

  近年来,戴森公司的家电产品在中国掀起了“戴森旋风”。从吸尘器,到无叶风扇、吹风机,再到最近发布的卷发棒,每一款产品都备受追捧。它就像是一台装有强劲电机马达的“收割机”,不断收割着中国的中产阶层。

  戴森如今是英国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这得益于亚洲日益增长的客户群,现在50%以上的利润来自亚洲,这甚至让它决定把总部从英国搬到新加坡。

  对戴森的批评声自然也是有的——首先是其高昂的价格。不管戴森是否承认,他在中国市场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商人。毕竟,在中国售价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却依然火爆的产品并不多,戴森算一个,另外一个最有名的是美国苹果公司的产品。

  其去年发布的戴森卷发棒正遭受巨大质疑。一些使用过的消费者正在“口口相传”,告诉身边的朋友不要购买,甚至亲身演示自己的“受挫时刻”——根本就难以像宣传视频里那样神奇地操作。

  此外,其跨界举动也颇受争议,尤其是向人们宣告要开发电动汽车的“冒险野心”时,往往会被拿来和特斯拉作比较。但很明显的一点是,作为家族企业的戴森公司缺乏特斯拉强大的融资能力,而20亿英镑的造车“预算”对造车来说“杯水车薪”。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比卖油还挣钱?中石化也玩跨界,牵手“长安”玩转汽车新零售 未来看好“非油领域”



相关阅读:ca88